tt53 lx7l t3j6 zy91 d9v3 sg6g d9vh 3ttl qwjr f955
天籁小说 > 都市小说 > 傲天弃少 > 第284章 秒杀
    茅阳见张沐阳这么嚣张,不把自己放在眼里,面有微怒,身子往后撤了一步高声道:“小子你不要张狂,今天就是你的死期。”

    张沐阳仍旧站在原地,懒得搭理,只淡淡的回应一句道:“废话真多。”

    “找死。”

    既然要动手,废话不比多少,直接开打。

    茅阳知道他知道张沐阳修为不弱,所以出手就是杀招,抬手打出六道符箓,每一张都威势惊人。

    “金戈林立,刀影丛生……去!”

    随着茅阳话音落定,那打向张沐阳的六道符箓,瞬间掀起一股能量,直扑张沐阳的面门。而后,手下不停,在他的袖口处,又有一道乌光射出,刚到半空,乌光炸裂开来,无数的黑针,射向张沐阳。

    在场的都是修士,见到这一手,眉头皱起,心里想着,茅山道术名不虚传,茅阳在修士界成名数十年,果然厉害,不然也不会抬手制住张友仁,他这两手,如果是打向自己,恐怕凶多吉少。

    然而,对面的张沐阳则面喽嘲讽,根本不把这些放在眼中,那些符箓虽然看上去厉害,但在他的面前就是小孩子玩意,六道符箓,刚到张沐阳身前,都不用张沐阳出手,全都掉落在地,就好像被人随手扔出的纸张一样,软绵绵的没有半点刚才的起势。

    至于那些黑针,张沐阳摇头说道:“雕虫小技,老道你也敢拿出来献丑?”

    手指一划,瞬间有道气墙升起,那些射向张沐阳的黑针,半点没有挨着张沐阳,反而以更快的速度,反射向茅阳。

    茅阳脸色阴沉,他没想到张沐阳居然这么棘手,好在来之前他也早有准备,翻手从乾坤袋当中取出一枚古印。

    这玩意乃是茅山的镇派法器之一,伸手将古印丢出,朝着张沐阳一指喝道:“去!”

    古印升到高空,印面朝下,朝着张沐阳轰然砸去,这古印看上去随小,但威能却大,这一砸就好像泰山压顶一样,铺天盖地,隐约还有呼啸之声。

    张沐阳斜看一眼,有心试试这古印有多大的威力,刚才在茅阳出手时,他居然感觉到一丝威胁。

    手掐法诀,顺势往上一指。

    嘭!

    手指与古印撞在一起,茅阳面喽喜色,他还从没见过有人不用法器,而用肉身接下古印一击的,要知道这古印可不是一般的法器。

    然而,他脸上的喜色还没停有一秒,就见张沐阳好好的站在哪里,屁事没有,甚至头发丝都没动,而且刚才威势极大的古印,居然被张沐阳捏在了手中。

    “老道,就只有这点本事?也想给你徒弟报仇?。”

    茅阳钢牙一咬,说道:“小子,这才刚刚开始,你来看。”茅阳扯下自己腰间挂着的一个布袋,解开袋口,朝着张沐阳一抖,口中念叨道:“茅山道术,驱恶鬼!老道茅阳,恭请阴兵现身,捉拿眼前人之魂魄。”

    刹那间,一股黑风打出,瞬间飞沙走石,距离他们打斗比较近的人,几乎站立不稳,身形往后倒去,而且同时,浑身打个寒颤。

    在这股黑风当中,有一茅阳养了数十年的恶鬼,面目狰狞,好似青面獠牙,鬼雾惨惨,耳边还有刺耳的怪叫声。

    “吼!“

    恶鬼冲出黑雾时,大厅里温度骤然而降,几乎接近冰点,围观的众人,纷纷往后退去,他们虽然是修士,但也是第一次见这样的恶鬼。

    反观当事人张沐阳,只是轻轻摇头,似乎对老道的手段很是不满道:“茅山也是名门正派之一,驱鬼御鬼,也是上佳道法之一,到了你的手里,居然玩成这副花样,我都替你丢人。”

    也不见他如何,只腰间挂着的葫芦,轻轻一晃,居然将那股邪风吸走,至于那头恶鬼,在看到张沐阳的瞬间,怪叫一声,居然自己钻回到了茅阳的布袋当中,任凭茅阳再怎么催促,也不出来。

    张沐阳虽然还没炼成先天道体,但是他两次利用雷天淬体,身上含有天雷之气,正是这些鬼物的克星,那恶鬼怎么敢在张沐阳面前冒头作死。

    此时,茅阳的脸色已经完全阴沉下来,他没想到自己的绝招,居然在张沐阳面前,屁用没有,他大口喘着粗气,虽然是炼气巅峰,但刚才几招,消耗巨大,一时间让有些经受不住。

    张沐阳看着他说道:“老道,你既然是范家兄弟的师父,想来也会炼尸之法,来来来,让我看看你的炼制的僵尸,能有什么手段。”

    茅阳瞪着张沐阳,他之前炼制的僵尸,这次出山并没有带在身边,一来进京不方便,二来他也没想到张沐阳居然这么难对付。

    张沐阳见他不吭声,心思一转道:“怎么?没有了?黔驴技穷?既然这样,我就叫你瞧瞧,我的炼尸傀儡。”

    随着张沐阳话音落地,他身边多了一道黑影。

    这黑影身上煞气惊人,在他出现的瞬间,大厅里的众人知觉心中一跳,全都如临大敌,战战兢兢,这黑影正是,张沐阳在蜀州所炼制的旱魃傀儡,虽然因为炼制,跌落到筑基期,但身上的煞气威压,也不是他们能抵御的。

    而在旱魃傀儡面前的茅阳,此时已经呆若木鸡,心神大乱,完全没有动手的心思,就算他这次把自己炼制的僵尸带到这里,来了也是被秒杀的命。旱魃傀儡身上的煞气威压,压的他动都不能动,只能傻傻的站在哪里。

    看着眼前已经完全没有反抗之力的茅阳,张沐阳并没有着急要了他的性命,而是问道:

    “说,是谁告诉你,我在这里的。”

    茅阳呆呆的看了张沐阳一眼,慢慢的缓过神来,惨笑一声道:“坐井观天,坐井观天,老道我修炼了近百年,今天才看到真正的炼尸之法,呵呵,也算没白来这一趟。”

    张沐阳眉头一皱,这老道答非所问,他正要追问一句,就听茅阳说道:“小子,你是厉害,不过也不要太张狂,想从我茅阳口中得到什么消息,你是做梦,迟早有人替我报仇,我在黄泉路上等你。”

    说完,茅阳老道‘噗’的一声口吐鲜血,气绝而亡,张沐阳眉头一挑,刚想拿了茅阳魂魄追问,不想原本躲进布袋当中的恶鬼,猛然而出,一口将他的魂魄吞了下去。